首页 / 师资力量 / 详情页面
王斌老师
王斌老师

王斌老师老师学员都叫他“ 斌哥 ”

一一教育联合创始人。05年毕业于贵州大学,先后在国企、事业单位、党政机关工作,十余年党政机关从业经验。瘦是他的外形,精是他的风格。主讲行测文科、结构化,结构化小组面试,授课切题精准、解题精确、讲解精彩,是受众多公考学员喜欢和信赖的“斌哥”。

做最好的教育,做最暖的人师,一直是斌哥宗旨,所以每一个在一一的学员,都能亲身体会到斌哥优秀的教学方式和内容,也都亲近的叫他一声“斌哥”

一心一意做教育,把说过的话一一实现,是斌哥对自己鞭策,更是对学员的一种承诺。

少年:鲜衣怒马恰当时,荒唐年岁一梦痴
      
在我的众多标签里,我最向往,也是最遗憾的就是“学霸”,我承认,他是我的渴望,但我不是。那些年,我有成为学霸的一切条件,不错的学习能力,比较强的记忆力和逻辑推理能力,外加一副人畜无害的文静样子,考入了贵阳市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,我的路,似乎就是学霸走的那一条。
可惜,我的叛逆,来的悄无声息,又如此疾风暴雨。说来可笑,别人谈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书和电影,往往是总是一些高大上的名字,而我,总是笑着说有两个,书看金庸的,电影嘛,叫做《古惑仔》。一个教会了我做人要有侠气,要有义气,一个说的是做到这两样东西最好和一堆人在一起。加之,那些年,感觉自己萌发的青涩情愫不会得到回应,开始,越发荒唐任性。记得高二的一个学期,加起来的课程有400多节吧,而我缺课接近400,差点被勒令退学。在校外,一帮人,干着那个年龄觉得很酷的事,什么事?大家知道灌篮高手中的三井吧,差不多就那样,所幸,几次很危险,但没有过界。其实,我的朋友一直有两帮,一帮是学霸类的,他们一直肯定的我学习能力和叹息我远远不能与之匹配的成绩,另一帮,总是问我外表文弱哪来的那一股不服就干的勇气。我笑一笑,说:知道萧峰吗?他是我大哥。在学校学习,用自己的天赋对抗或者应付就好。
 

高考,至今我经常梦见的场景,那时,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和南京,可惜,学习上欠债太多,我的英语只考了30多分,最终,差重点线6分,只能是二本录取,到了贵州大学(那时的贵大还非一本)。实话,我心里是瞧不上自己的这个结果的,想复读,家里死活不同意,因为我的高中实在不让他们省心,他们害怕过一年,我连书都读不上。将就吧,又让我实在不甘心和提不起兴趣,所以,这四年,我把cs、魔兽、奇迹这些游戏都玩到了第一,我把他们列举的大学要干的事都做了一遍,但唯独没管好学业。学霸,我真喜欢这两个词,但实在担不起,但我敬重这些人,因为,在那时,他们比我清醒,比我聪明。
青年:白日放歌须纵酒,不负青春不负君 
 
 就这样,毕业如期而至,大家忙着为自己的未来打算,考研、考公(当时完全不在我计划内)、精心准备简历……而我,却不知道哪来的自信,觉得找一份工作很简单,所以,该玩玩,该睡睡。直到校招的前一天,才被室友拖出去到打印店找个模板copy了一份简历(所以至今我都不太相信这种东西),准备明天求职。走走看看,找了个展台前人最多的,名字也最好听的—南方电网送上简历一份,第二天,居然接到了面试通知。分岗位在办公室候考,我一看,好家伙,我们这个岗位大概来的有30多个,一个个志在必得的样子。面试采取的是半结构化(当时不懂这些,脸皮也厚,只是把自己对问题的想法自然的说出来),我感觉到考官还是一直微笑的,直到一个领导问我,你的论文成绩,我告诉他:中,气氛跌至冰点。(解释下,不是我的专业课惨到如此,起码还过得去,只是分配给我的老师和我实在是气场不合,他叫我修改,我说不改了你随便打分吧)以为凉了,结果三天后通知我去上班,后来才知道,我可能也有锦鲤附体,我们岗位,全省只录用了我一个。不过半年后,我还是辞职离开,原因嘛,原来写过的另一篇文章上有,哪天再和大家聊,两个词吧,青春和爱情。
这里,我又进入了另一个标签里,考霸,当时女朋友(现在的老婆)在花溪读研,为了离她近一些,我的目的地只有一个,回到花溪。于是,开始自己备考,那时候是05年,当时全国的培训机构叫得上名就那两家,而且,当时他们都是卖书为主,而且当时考生培训意愿很低,一般都自己复习,所以,我也就买了两本书,翻了前面大概10多页吧,下半年,花溪事业单位招考,科目叫做公基。我觉得这个科目其实挺适合我,虽非学霸,但平常爱好广泛,杂学涉猎不少,如愿进面,好像是招3排6左右。面试是结构化,依然按照自己的想法自然作答,(还放弃了一道题,我还记得题目:谈谈你对花溪“三轮驱动”发展战略的看法。乖乖,这是什么题!!!),去寄存处拿包和手机,保管的大姐问我分数,我说:85.8,她显得有些吃惊,说这是今天她听到的最高分。(我还蒙圈,所以不会的怪题大家都不会,其实不必太在意)顺利入职,这一呆,就是5年。
这5年,其实过得不错,进入岗位半年时间就得到领导赏识,试用期没过就提拔成局里的中层(局团委书记、办公室副主任,科级单位,中层非副科,所以不违反提拔规定),工作上年年拿先进,各类活动奖项拿了一堆,交了一帮朋友,经常切磋打球或者4人桌游,      女朋友读书毕业工作,一切都还好。直到2010年,又想要折腾了。两件事,一是在一次演讲比赛中,一个省级机关的领导看中了我,想把我抽调过去,结果,我是事业编,非行政编制,办不了调动,所以自己也产生了一些顾虑,搁置了;二是参加了一次遴选,笔面综合第一,都进入考察调档环节,但最终没得到岗位(非我的原因),受到了一些打击,所以,想换个环境。
10年,参加贵州省考,我的情况,只报贵阳的岗位,限两年工作经验,还好,记得是310多招2个,笔试自己复习(其实中途报了一个班,但那老师实在是坑,听了一天,果断退款走人,听不下去的课,我不想纠结和浪费时间),排名第5,顺利吃面。(行测好像考了117左右吧,申论比较惨,不提了)面试说实话,状态很放松,因为以前经历的比较多,成绩也都不错,而且考不上也最坏就是回去上班(还有点舍不得原岗位),再加上这次报班系统训练,最终面试成绩91.6,和竞争对手考前互留了电话,报分时,他直接挂掉,他可能觉得遇见了骗子吧。逆袭到综合第一,成功上岸。(好像原本就不在水里)。到新岗位,人逐渐长大成熟,经验和工作能力都有了一定的积累,试用期过后成功提拔,先后在业务科室和执法部门主持工作。那时,我以为我的人生道路就会这样一直走下去,命运,却无情的把你抛向未知,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。

转折: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
 
    大家问我,怎么会走上公培老师这条路,没有那么多高大上和冠冕堂皇的说辞,四个字:命运所迫。那是13年底,单位组织体检,头一天还在和朋友喝酒聊天到深夜的我,照完B超,没有任何前兆的被医生一句话,打入了深深的谷底。“小伙子,我给你说,你一定要去专科看一看,看上去,长的这东西不小,并且这个位置,多半是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我却好像遭到雷击,好多画面,在眼前闪现,破碎。那几年,贵阳,北京,好多台手术,每一次走在生死边缘,每一次我都看着父母,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,告诉自己不能输。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第二年,父亲检查,喉癌晚期(17年病逝),一个家,两个男人倒下了。如果世间真有炼狱,那时,我就在那里。所以,总是有人说:除了生死,其他都是小事。一大半是在吹牛,对于我,却是很真实的体会。
 
 中国人,病不起,何况一下子两个,除了身体状况,自费医疗、药品压得我们喘不过气。15年,我稍好了一些,就想着,自己能干些什么,再难,也要度过这一段,想过做小生意,跑黑车,打零工,找朋友帮忙安排,后面,一一否决了,有些是因为身体,有些是因为脸面(我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,一辈子不想欠别人什么),最终,在反复权衡自己能做什么后,如履薄冰的走上了公考培训讲台。原来虽然自己考试,也零星的带过一些模拟或义务帮朋友准备过,但真的考验来临,我还是很忐忑,记得那是15年省考面试课,下面坐着20多名学生,直到今天,我还能想起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名字,当时只有一个目标,别被轰下来,谢谢你们的宽容和支持,这一站,就是5年。也要感谢给我提供这一平台的那位老师,这一段,我会记得,不管未来如何,真心希望您一切安好。
讲台上的5年,作为老师,我在教给学员东西,但换个角度,也是我成长的5年。从稍显稚嫩到成熟,从模仿到有自己的风格和体系,从面试到笔面全科,一步步,成为你们今天看到的斌哥。可能有人会问,这几年,成绩如何,其实我不太想多说,太容易作假了,举个例子:不良微商的照片截图你信吗?传销组织的数据和案例真实吗?这些你作为局外人,能够核实吗?动不动有的机构出来说通过率保持在百分之八九十,公务员即使面试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上岸,每个人基本都会参培,那掉的百分之七十从哪来?都是别人家的,可笑不。对这些,我也痛恨。成绩,应该留给学员去说,但好像自己不说又在遮掩和露怯,不想留口舌,说几个吧:学员面试最高分为国考94分(重点—国考),90分以上的,几年下来也积累了一些。(当然,只看高分其实是有问题的,比如省考,贵阳考区80分算个基准分,毕节75往往就是考场第一,所以,高分只是参考,而不是迷信);都说我善长带逆袭,下面有一位,笔试招8排24,面试后逆袭到综合第七,逆袭人数16人,挺刺激。还有一位考的选调,笔试分差19,面试87成功逆袭,大分差翻盘,回想进考场时对手不屑的表情,确实暗爽;还有一位岗位第一名得了87的面试分,已经是大神了,但遇到了这位,好像考了89.33吧,考场第一逆袭考场第二,不知道他的对手会有几多郁闷。那又有人问:斌哥擅长保位吗?好问题,这个逻辑,我拒绝回答;要通过率的,下面有张照片是17省考带的一个组,12个全员上岸,好像17年国考也有这么一次,但不可能是常态。至于总通过率,数据表格名单每年都有保留(个人习惯),但涉及到一些保密问题,不公开了,只说,接受大家随时质询。
其实,最让我感动的,是今年预报名的学员中(包括以往的几年),有好多是我的老学员,过去没带他们上岸,我觉得应该是有埋怨才是,但他们,几乎全部继续选择信任我,来找我,甚至有原来的同事、其他机构的老师进面了也选择来做我的学员,所以,这些鞭策我要不断努力,因为我只认一点,你们没上岸,没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我们做得还不够好。
 
一一(壹壹):做一家不一样的机构   
 
 这个行业,有太多的浮躁,我们不敢妄称清流,但即便成为异类,也不愿意丢弃秉持。我们不妄议过往,以前的再多成绩,都已经变成曾经,解不了今天的惑,开不了当前的锁,并且,那些过往,真假随风,又有多少人能辨清痕迹,所以,我们和你直面如今;我们不妄诺将来,人,总是谈论将来、许诺将来时特别容易,回头看看,发生在你身上的承诺,别人给你的和你给别人的,多少实现了?所以我们能做的是和你在当下真诚相待,若真心不变,必能守望相助;我们不妄加虚名,太多人,有太多的璀璨名衔……在一一,我们没有这些神奇的履历,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名称:一群一心一意做教育的人。一切,我们用课堂说话,用成绩说话,用结果说话。我们有梦想,但更愿意成就你的梦想,因为我们知道,我们的未来与你也许关系不大,但你却把现在交给了我们,若你信任,我不辜负! 

  至于斌哥我嘛,有梦想没,有,一句有些彪悍的话:我会成为这个行业最优秀的老师,至少也是"之一"。